要优雅の河豚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色欲】未命名.....

“哦?又坏掉啦!只好把他抬出去,老样子处理了...”倩从无名男子身上换换退下,走向了洗漱间。
肥皂打出来的泡沫紧紧地贴合着身体,污秽的事物随着他们一并带下。冲掉了泡沫之后,倩擦干自己的身体,换上了新的衣物。

街上还是和往常一样,没人会发现有人失踪了,倩也如往常一样,等待着自己的猎物。她调了调自己的上衣,让自己的“事业线”可以显露出来。
倩晃晃悠悠地在街上走着,让别人以为她已醉得不成样子,这是她最常用的手段。街边的同性看见她去帮她,她只是笑笑,将那些同性甩在一边。

“女士,你这样一个人在大街上不好。你若是需要回家,可以告诉我你加地址,我送你回去。”一个男声传入了倩的耳朵里。
“哦?可...可以吗?那多谢...呕...那多谢了。”倩假装糊涂地答到。她抬头一看,一张清秀的面庞出现在了倩的眼中,让她不禁多看了几眼。
男子抱起倩并把它送到自己的车上去,自己坐到驾驶座问道:“小姐,你家在哪?”
“东...东区298号”
收到目的地的男子专心地设好导航,将车开向了东区。

倩被男子送到家,心里想着这次可钓上了一个好货。一进家门,便褪下了自己的上衣,转过身对男子说:“来吧!做你们没事就想做的,反正一觉醒来,我也什么都忘了。”
男子听见看都没看就回复道:“小姐,你到家了,那我走了”随手带上了门。
倩倚着窗,偷笑了一下,看着外面那男子说:“这人!我喜欢!”

【暴食】食料

街上的人们都在有说有笑着,可总有一个人让所有人心情煞到最低。
那个人倚在墙边,眼神空洞,一副骨瘦如柴的样子,见到他的人都说他在年轻时沾了不该沾的东西。

他抬起头,看着行人,耳朵随着呼吸有着细微的动作,皮肤也慢慢地变成正常人模样。
但街上声音嘈杂,事情繁多,谁会注意这个过程,谁还不是默默走开了。

终于一个人按耐不自己的好奇心问他:“先生,你刚才...你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从一个...”
他撇了那个小孩一眼走开了,只剩下那一人疑惑着。

走着走着,他注意到皮肤再一次的老化,叹了口气。
这次走向了一条人比较多的街上,还是那副过度老化的面容,还是那个过程,他能感受到身体的每个细胞在快速衰老,又在快速复原。

到了夜里,他一人蜷缩在地上,身边播放器还在放着白天录下的那些声音。
凌乱的房间里,伴随着声音他静静地想着,看着自己的皮肤又在发皱,听着播放器的声音越来越小,他感觉他的耳朵已经“吃”饱了。
随后永远的睡下了。

【文字】 狐 行 (特别感谢:若墨 hf焦糖布丁)

“终于可以下山喽!”
“小砂,小心点,万一遇到道士你我可就麻烦了!”

两个小狐妖,一个叫尘,一个叫砂。在他们还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消失了,只有一个长老照顾他们。
他们在下山回来的狐妖口中,听见人类生活环境的美好。两人按耐不住对那里的向往,在得到长老的许可后下山了。

尘坐在石头上,静静地看着砂。忽然看到了砂的耳朵并对他说:“砂,人类的耳朵好像长在两侧,我们的耳朵在上面,很容易被发现的呀。”
砂听见,从怀中拿出两条头巾,把其中一条交给了尘,说:“对了,长老给了我们这个。说是可以伪装身份用...”
尘接过头巾,绑在头发上。原本毛绒的狐狸耳朵变成了人类耳朵。
“还有一个作用,那是什么来着....”“咕~”
砂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尴尬的挠了挠头。
“那个作用慢慢想,我们先下山吃东西去吧。”说完,尘走向砂,拉着他的手继续下山了。

两人就这样来到了他们朝思暮想的山下,街市上的卖布的,卖饰品的,卖包子的的吆喝声不断传来。
砂嗅了嗅闻到空气中有种香味,放眼一看,是一家包子铺。他指了指那里:“姐姐,你闻那个!”
“啊,好香呀!”

两人朝着那家包子铺走去,看着那几屉蒸笼,不禁咽下了口水。这时,一位有着白色长发的女子从门口走出来,正准备拿起一屉蒸笼。她看见了尘和砂,对他们笑了一下。
“罗拉,可以快一点么?”一个略有些中性的声音从店里传出。
听见呼唤后,白发女子抬着蒸笼匆忙的进去了。
她拿了几个包子给那张桌上的客人。客人接过包子咬下了一口,慢慢的嚼了起来,向她示意味道还不错。
两个小狐妖在门口闻到了包子的香味,扒着门往里看。
这时那个有着略中性声音的人走了出来,她有着薄荷绿色的短发,青蓝色的眼睛。
她摸了摸砂的头,缓缓的蹲下问他们两个:
“你们是饿了吗?”
尘和砂点了点头,短发女子看着他们的样子,继续问:“你们是不是没有钱?”
他们不知道说什么,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那么这样吧,我给你们包子,但要在这里帮我们打下杂可以么?每天都有包子欧!而且还有工钱!”
“工钱?工钱是什么?”
“你们不知道吗,钱就是这里物质交换的媒介,有了钱就可以换东西了,例如这个包子,而工钱便是通过劳动得到的钱。”说完打开蒸笼拿出几个包子给他们。
尘和砂接过包子,尘小口的吃着,而砂却把嘴塞的满满的。

店里的顾客看见短发女子带着两个看起来十多岁的小孩,问道:“这俩孩子是你们亲戚家的?”
短发女子给罗拉使了个眼色,罗拉看了下他们,点了点头。
包子铺占地不大,能放下四张桌子和二十多个人。
每天都会客满,一桌人下去,一桌人上来。
于是乎两人就在包子铺打了半天的杂。到了关门的时间,短发少女把门一关,插上门栓。对尘和砂说:“我叫言和,她是罗拉,这个你们要记住欧,明天别穿帮了!”
然后离开了包子铺。
尘和砂在她们走开后,一直跟着他们直到他们再次看到尘和砂。
言和看见他们两个挠了挠头。“你们家也没有?”
“是的,不过我们就带这几天可以吗?”尘小声的说道。
在罗拉和言和的眼中,这两个人毕竟是小孩,而且白天还在辛苦的帮她们两个人。
这时,罗拉向言和做出了拜托的手势,让言和同意这两个孩子在她们家住几天。见到这场景,言和也只好同意了。

随后几天,尘和砂就在包子铺打杂,在言和家寄宿,也了解到罗拉是不会说话的。
直到有一天,尘对砂说:“弟弟,你看我们在他们这里住了好几天给他们添了麻烦,走之前是不是应该回报点什么。”
砂同意地说:“要不让那个长发的姐姐发出声音?”
尘想了想:“好像凭你我的能力还有些难,不过试试嘛!”

当天晚上,尘和砂趁言和和罗拉睡着的时候,悄悄滴打开窗,想办法让妖力凝成一粒丹药,可妖力怎么样也汇聚不到一起。这时砂想到头巾在变化的同时会封住妖力,于是告诉了尘。两人解开头巾,将妖力凝成一颗紫色的丹药,随后用念力移到萝拉的口中让她服下去。
看见罗拉吸入那颗丹药后,两人正准备系上头巾,便被夜间巡查的到时发现了,两人便匆匆忙忙逃走了,只留下两条头巾。

第二天清晨,一个清亮的声音叫醒了言和,言和起身睁开眼睛,看到罗拉张开了嘴。欣喜的说:“是你吗!罗拉!你能发出声音了!”
罗拉回答道:“是的,不知道怎么的就弄发出声音了。”
言和拉着罗拉的手,准备告诉尘和砂,罗拉可以开口说话的事。两人一开门,看见窗边尘和砂的头巾,于是便拾了起来,向尘,砂的房间走去。
结果什么也没有。

音乐版地址:
5sing:
http://5sing.kugou.com/yc/3270978.html###
网易云:
http://music.163.com/#/song?id=455980715

昨晚三十分钟内完成的,可能不是很好...

【文字】她和她的人偶

小镇上住着一个老人偶师,他有着一个专门用来放置他作品的架子。
除了架子上有些,角落里也有几个。
角落最上面那个人偶曾是人偶师最喜爱的人偶,如果准确点说,是人偶师最“爱”的人偶。
如果忽略掉缝合的那几处地方,“她”可以是一个完美的作品。
“她”有着被颜料沾污的头发,破破烂烂的衣服,和真人简直相差无几,尤其是那对青蓝色的眸子。

那天老人偶师静静地坐在自己妻子的遗像前,做出抚摸脸的手势。
他妻子有着纯白色的头发,青蓝色的眸子,如果能发出声音的话肯定是个十全十美的美人。可却不知道怎么的就失踪了,早也无法陪伴老人偶师了。
不久后,那个人偶就诞生了,可最后还是被抛弃了。

“她”在老人偶师的旁边,轻声说道:“好像...你还在想着我,难道你忘了...忘了你对我做过的事了么?”
老人偶师看了一眼“她”,然后永远的睡了下去。

“如果...如果这就是你表达的方式...”
“那么我也要...我也要好好喜欢你呀!”

【嫉妒】闹剧 (特别感谢:暗馨子)

“今天…是我喜欢奕的第二十二个月又二十天,也是…最后一天。”
顿笔,凉朦胧中看见了那熟悉却陌生的人影。
‘原来,已经没法离开了么’
(瑾vision)
“你不是很想他么!今天我就让你再见他一面、”凉一点不掩饰她的嚣张气焰,俯视着她的俘虏。“凉”是那人的名,只可惜了这字呢。
如果说凉是这场三角闹剧的策划者,那么奕王子,和她为自己加冕而出现的公主,无疑该得到幸福吧?
在被她囚禁的日子里,我承受了一次又一次的身心酷刑。嘲骂,鞭打,凌辱,源源不断,大概我的痛苦可以使她开心些吧。日复一日。每天都像只流浪猫一样被随意玩弄……反抗,失败,重蹈覆辙。
不过,为了亲爱的王子,失去无谓的尊严又如何呢?
铁门开启的“哐当”声清晰传到脑内,我甚至闻到了那熟悉的气味。
他消瘦的模样本非我所期望的,所以更不忍他因我而泣。
凉最心爱的小匕首在她熟练的操控下轻轻划过我的喉咙,未等我留下最后的声音。
模糊的意识,模糊的人影。
‘回去吧!忘了我吧!别再哭了……’
“哈哈哈哈,我看谁还敢跟我抢???”凉拥抱着脸色阴沉的奕。
还有那些……………………
(奕vision)
我终于找到她了!原来她没有离开我――
可为什么她的眼神那么空洞,为什么回避我关切的凝视……
“不可以再看向她了喔~”耳边凉细碎的声音使我厌恶,那个阻碍我们的坏女人。
冰冷利器插向她的同时,也仿佛插进了我心里。极大的震惊与愤怒哀伤交织,无言。
沉重的现实令我无法接受,既然这样的话,不如……一起,毁灭吧、

【懒惰】因祸得福

“病房里那个孩子真可怜,十几岁就失去了双腿。”
“恩,不过看样子他好像很享受似的。”
“禹,感觉好点没?”
“感觉挺好的呀。”

禹躺在床上,完全不在乎自己失去双腿的事,静静地看着窗外。
可能是病房楼层过高的关系,禹看不到外面的街道,只能望着窗外的蓝色发呆。
禹心想:劳累了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可以休息了。

那场事故是怎样发生的,他已经忘记了。

只记得肇事者被抓起来的时候,那人颓废的样子是多么地可怕。不过据附近的人说那人被送到女子监狱去了,可能挖出她以前做的什么事吧!

“禹,吃饭了!”
“我还不饿!不过放那里吧,我饿了我就去吃了!”
“你昨天不也这么说的么,结果到最后一口没吃。”
“那么,明天不还是一样!难不成你还能硬塞到我嘴里?”
“好吧!”

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的禹身体依然如好几天前一般,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难不成这事故给他特殊能力了?

禹就这样放松了好几天,他感觉什么都不做也是一种享受。也许吧!
他早就适应了这种生活,同时也沉溺在这种生活中。像是一只不愿回到牢笼中的动物,每天都在没有约束的环境下享受。 说不定他还能感谢那个肇事的女司机。

或许一直放松也没什么不好的,虽然到最后会忘记如何反抗。

【贪婪】石头的自述

我躺在土中已经有些时日了,具体的时间不知道,反正是很久。
每天都听着泥土带来的故事,我也是有些倦了。
我原本是块不起眼的石头,一块等人高的石头。
被他们发现时,我已经不知道睡了多久。
他们将我和那片陪伴我的土地分离开来,并移到了市区。
在市区我经过他们经过无尽刻划后成了可以伫立在许愿池中央的美丽石像。 可结果却是这个样子.......
当我第一次感觉到有人在看我时,我的内心不知道是有多激动。尽管他们对我拍来戳去的。
渐渐的我感觉到我与泥土分离开,又在有着一个矮石墙的地方被放置了下来。只记得那时他们在我的身上又刻又划的。
当他们停下时,我已经不知道我变成了什么样子。
矮石墙里注入了一些水,水的深度还没到使我浸没的地步。
我通过水中的倒影依稀的看到我那时的样子。
唉!水中的我是如此的美丽呀。
他们还真是有双巧手,能把我从一块顽石加工成如今这个形态。
我在人们的关注下度过了一日又一日,不过知道怎么的,我开始变得渴望得到更多人的注意。
游客每每走过我的身边都会投出欣赏的目光。有人会在水池前作画纪念;有人还会向池中投入几枚硬币然后许下自己的愿望。
我只想说这些愿望不应该你们自己去完成的么!也罢,毕竟你们也是向我这儿投过硬币的家伙,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算了,反正浸在这么多的硬币中也没什么不好的!更何况赢得了更多人的目光!
我是多么的喜欢受人关注,以至于我认为他们必须关注我。
记得我以前我还是块石头的时候任由被他人的破坏。
“一块破石头出现在这里干嘛!”
这是我以前听过最多的一句话。
直到那时我都不理解他们当初是揣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去做这些事,是为了缓解压力,还是无事可做。想那么多干什么呢!那时的我还只是块受人唾弃的石头!
那些人绝不会想到立在这华丽许愿池中的雕像会是曾经被他们唾弃的石头吧!
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们的表情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吧!
硬币越多,证明我越受欢迎。难道不是么?
当我的名声传遍各地的时候,我就可以沐浴在硬币中了。
等等,如果我这样想,那我岂不变得比以前贪婪了?
呵呵,哪里贪婪了?
最近从游客那里老是听到别处石像多么华丽,多么精致。
我什么也不想说,我只想静静的等到我出名的那一天。

让我印象最深的一个愿望就是:
有一个嘴边有着食物残渣的人。
他还没走到许愿池边,我仿佛就能看到那即将弹出的扣子。
他缓慢地走到许愿池边,用满是油脂的手从衬衣口袋里抓出七八枚硬币,然后伴随着油脂一同进入了许愿池。
无法将双手合十的他将两只手用手指勾在了一起,面对着我说出了愿望:
“我要...停下...不...我要更多的食物...足够让我吃一周的食物!”
我努力的避开他,希望他能快点走,不然会有更多的油脂污染池水。

上个月来了一群人,我看到他们就像是看到了当初把我与泥土分开的人,难道我又要回到泥土之中么?
自那之后,来这里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直到那群人再来到这里,他们开始对这里进行破坏。
恩!对我来说。
而我再次成为无人注意的碎石。
我亲眼看见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比我还精致的石像,也亲眼看到我自己被埋进土中。
现在的我呆在湿润的泥土中,潮湿侵蚀着我,泥土包裹着我。
我只不过是想得到更多的关注,结果却是这番景象。
起初,我将获得硬币当做受人关注的象征,然后变的越来越渴望更多的硬币,而现在呢,什么都没有了。
现在我懂了,我作为一块石头就不该贪图什么,能出现在这世上不错了。石头不就是迎来唾弃的么?
虽然泥土已经变了,不过依然给我讲这外面的故事。
我已经不想再求得什么了,只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听见泥土对我说那群人或者和那群人有着一样想法的人再次来到这里。
等等!我感觉 ,好像有什么东西卡在我的身体里.......

【随笔】《马戏团的表演》

在这满是猩红的马戏团中,有着仅剩的一对姐弟。
与其说是姐弟,不如说是野兽和驯兽员。
姐姐在死人堆前甄选,弟弟在舞台中央等待着姐姐的喂养。
随后姐姐用刀砍下了一块肉,这肉没有多余的脂肪,而且还新鲜着。
姐姐缓缓的走向自己的弟弟,将那块肉递给他。
“趁肉还新鲜,吃了吧!以后巡演还要靠你呢!”